2017中国私人财富研究
2017-12-22 17:04

         近日,贝恩公司和招商银行联合发布《2017中国私人财富报告》,该报告连续十年聚焦中国高端财富管理市场,包含上万份高净值客户深入调研。至2016年,中国个人持有的可投资资产总体规模达到165万亿人民币,2014-2016年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21%;预计到2017年底,可投资资产总体规模将达188万亿人民币。

        本文内容节选自《2017中国私人财富报告》

        一  概况

        2016年,可投资资产1千万人民币以上的中国高净值人士数量达到158万人,2014-2016年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23%;预计到2017年底,中国高净值人群数量将达187万人;

      2016年,中国高净值人群人均持有可投资资产约3100万人民币,共持有可投资资产49万亿人民币;预计到2017年底,高净值人群持有的可投资资产规模将达58万亿人民币;

      2016年,高净值人士数量超过5万人的省市共9个,分别是广东、上海、北京、江苏、浙江、山东、四川、湖北和福建,其中东南沿海五省市(广东、上海、北京、江苏、浙江)率先超过10万人;全国22个省市高净值人数超过2万人,地区差距进一步缩小。

        二  个人持有可投资资产总体规模

       回顾2015-2016 年,中国宏观经济发展在“新常态”下呈现L 型走势,GDP 增长速度保持在7% 左右。2015 年全国GDP 增速为6.9%,2016 年放缓至6.7%,2017 年政府工作报告将GDP 增速目标设定在6.5% 左右。

      在经济L 型运行的背景下,中国私人财富市场继续保持高速增长。2016 年,中国个人持有的可投资资产总体规模达到165 万亿元,2014-2016 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1%,继2008-2010 年后再次站上20% 大关。

      其中,其他境内投资(包括个人持有的信托、基金专户、券商资管、黄金、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互联网金融产品等)增速达35%,领先所有资产类别;同时,2014 年底央行开启“降息降准周期”,利率政策宽松带动房地产市场大面积复苏。投资性不动产净值年均复合增长率由2012-2014 年的8% 回升至30%;此外,资本市场产品市值年均复合增长率约22%,增速较前两年相对放缓。(见图1)

来源: 贝恩公司高净值人群收入- 财富分布模型 

        三  高净值人群的规模及构成

        2016年,中国的高净值人群数量达到158万人;与2014年相比,增加了约50万人,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23%,相比2012年人群数量实现翻倍。其中,超高净值人群规模约12万人,可投资资产5千万以上人士共约23万人。从财富规模看,2016年中国高净值人群共持有49万亿人民币的可投资资产,2014-2016年增速达24%,相较2012-2014年有所增加;人均持有可投资资产约3100万人民币,与2012-2014年基本持平。(见图2、图3)

来源: 贝恩公司高净值人群收入- 财富分布模型

来源: 贝恩公司高净值人群收入- 财富分布模型

          四  高净值人群地域分布更为均衡

         全国22个省市高净值人数超过2万人,其中共有9个省市高净值人数超过5万人,东南沿海五省市率先突破10万人。

       截至2016 年末,全国22 省份的高净值人数已经超过2万人,而在2006年只有广东1个省份超过2万人。其中中西部地区和“一带一路”相关省份增长显著,显示出我国经济增长逐渐由一线城市、东南沿海核心区域向全国范围拓宽的态势。

       2016 年末,全国共有9个省市高净值人数超过5万人,其中东南沿海五省市(广东、上海、北京、江苏、浙江)的高净值人数率先突破10万人;除此之外,4省的高净值人群数量超过5万人,分别为山东、四川、湖北和福建。六省市的高净值人群数量处于3-5 万人之间,分别为辽宁、河南、天津、河北、安徽和湖南。(见图4)

来源: 贝恩公司高净值人群收入- 财富分布模型

        2014-2016年,高净值人群的地域分布延续了2008年以来的集中度不断下降的趋势,区域间分布更为平衡。2016年,广东、上海、北京、江苏和浙江五个东部沿海省市的高净值人士人数占全国总数比例约为47%;五个东部沿海省市高净值人群所持有的可投资资产占全国高净值人群财富的比重约为62%,较2014年有所上升(见图5)

来源: 贝恩公司高净值人群收入- 财富分布模型 

       五  高净值人群的投资心态与投资行为分析

       1. 心态更成熟,眼界更开阔,资产配置多元化

        在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双引擎驱动下,中国高净值人群规模逐年扩大。高净值人群的行业分布随着产业升级、大众创新等宏观经济重点变化,从传统制造行业逐渐拓展到新兴行业。同时,随着高净值人士的资产配置理念增强,对财富管理机构的信任逐渐加深,金融投资的重要性日益提升。未来,高净值人士偏好利用金融投资间接助推事业发展。(见图6)

来源:招商银行—贝恩公司高净值人群调研分析

        2.财富目标以“财富保障”和“财富传承”为首要考量

        访谈过程中,不少高净值人士表示,随着财富原始积累和快速增长的阶段性目标达成,更多的财富对其生活的边际效益提升有限。

      随着全球政治、经济环境的不确定性日渐上升,他们逐步意识到财富管理的根本目的,是能够抵御经济下行和市场周期所带来的各种不可控的风险,保障财富安全并完成代际传承,进而实现长久、稳定的家业繁荣。(图7)

来源:招商银行—贝恩公司高净值人群调研分析

        不少高净值人士用“稳健”二字来形容其当前投资风格。伴随过去两年股票、楼市等各大类资产价格大幅波动,2015-2016年国内资产整体无风险利率下行,大部分高净值人士不希望通过提高整体投资风险来维持以往的高收益,而是选择较为稳健的投资策略,愿意接受相对更低的整体投资回报率。(图8)

来源:招商银行—贝恩公司高净值人群调研分析

        3.对专业财富管理机构信任加深

      随着市场波动以及投资品种的复杂化,高净值人士愈发认同专业机构的价值,希望借助财富管理机构的信息渠道和资源获取更好的投资机会和建议。2009年,高净值人士的个人可投资资产仅有不到40%由机构管理,其中私人银行管理部分不足15%,绝大部分可投资资产仍由自己及家人直接投资;机构理财钱包份额在2017年上升到约60%,其中私人银行管理部分达到了近50%,由此可见,高净值人群对专业机构的依赖度不断提升。(图9)

来源:招商银行—贝恩公司高净值人群调研分析

         4. 资产配置更加多元化

      随着市场投资品种不断丰富,同时高净值人士分散投资风险的意识提升,高净值人群资产配置呈现出多元化趋势。

      2009年,高净值人群的资产集中配置于储蓄和现金、股票以及投资性房地产,三者约占其整体可投资资产的70%;2013年,随着信托产品的兴起,高净值人群在该类资产上的配置迅速增加,一度占其整体可投资资产的15%左右;而后,随着信托产品刚性兑付预期的打破和各类资管业务的开放,高净值人群在信托产品上的配置比例相较2013年有所收窄,而在新兴投资品种(如以私募股权基金为代表的另类资产)上的配置则不断提高。

       回顾近两年,由于资本市场大幅波动,高净值人群的避险情绪逐渐升温,银行理财等固定收益类产品的配置比例有所增加,股票及公募基金类资产配置比例有所下降。2017年,高净值人群在银行理财产品上的配置约占其整体可投资资产的25%,相较2015年增加近一倍。(图10)

来源:招商银行—贝恩公司高净值人群调研分析 

        六  高净值人群对数字化沟通手段接受度高,但定制化需求明显偏好面谈

     在访谈中,许多高净值人士表示微信的使用不受地点和时间的限制,已经逐步成为他们和客户经理日常沟通的主要方式,这也增加了他们与客户经理接触的频率。

      调研结果显示,近60%的受访者愿意通过数字化手段与自己的客户经理沟通投资需求,提及率比传统的面谈高出超过15%;同时,约55%的受访者表示愿意通过微信/手机客户端/邮件的手段,跟踪个人投资情况以及获取私人银行提供的定期宏观、投资策略分享,提及率均比面谈高出近30%。不过在兼顾便利性的同时,保证信息和财产安全是高净值人群对数字化服务的基本要求。

      此外,对于涉及企业服务和税务、法律咨询等更加定制化的需求,超过50%的高净值人群还是倾向于选择面谈的形式。(见图11)

来源:招商银行—贝恩公司高净值人群调研分析 

       七  分散风险,捕捉境外投资机会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概念日益深入人心,中国高净值人群投资眼界更为开阔,他们将目光更多地投向境外市场。多区域、多币种、多形式的跨境多元化配置获得越来越多高净值人士的认可。

      调研数据表明,高净值人士中拥有境外配置的人群占比由2011年的约19%上升至2017年的约56%。同时,人均境外资产配置占比自2013年起趋于平稳。访谈过程中,许多高净值人士表示自己虽然有境外资产配置分散风险的需求,但由于对境外市场不熟悉,对进一步增加境外配置比例较为审慎,将保持密切关注,顺势而为。(见图12)

图12: 2011-2017年中国高净值人群可投资资产境内外配置比例                                                                       

来源:招商银行—贝恩公司高净值人群调研分析

    本次调研数据显示,受访高净值人士中有超过80%认为分散风险是进行境外投资的主要原因,另有约50%的受访者表示捕捉境外市场投资机会是重要原因。(见图13)

图13:2017年中国高净值人群境外主要投资动因                                                                                          

来源:招商银行—贝恩公司高净值人群调研分析

     从境外资产配置的类别来看,由于对境外市场的了解有限,高净值人士的境外资产配置仍然集中在储蓄和现金、股票和债券类产品等主流类别;而资产规模越大的高净值人士境外资产配置越为分散。

     不少高净值人士表示,由于对境外市场的不熟悉,目前会更偏向于投向一些“看得懂”的投资品种,而对于复杂结构产品投资仍然较为谨慎。(见图14)

图14:2017年中国高净值人群境外主要投资类别                                                                                           

来源:招商银行—贝恩公司高净值人群调研分析

     考虑到子女教育、房地产投资机会以及温和的税收政策,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加坡等国家境外投资热度显著升温,提及率相较于2015年均上升6-7%左右。(见图15)

图15:2017年中国高净值人群境外投资地区偏好                                                                                          

来源:招商银行—贝恩公司高净值人群调研分析

 

 

数据来源:招商银行-贝恩公司《2017 中国私人财富报告》

尊敬的用户欢迎您
短信验证即登录,未注册将自动创建账号
尊敬的用户欢迎您
请使用您的账号及密码进行登录
  • 获取验证码
忘记密码?

恭喜您,已注册成功!

北京银行资金托管 资金安全全程保障

开通北京银行存管账户
暂不开通